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都市言情 > 这个医生不缺钱 > 1124 还是太年轻啊

1124 还是太年轻啊(第2页/共2页)

公告:服务器硬盘损坏造成数据丢失!请重新注册用户。造成不便,敬请谅解!

杜衡转头对曹源清笑了一下,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,“肯定不会错的,就是为了散淤。

但是按照苗医的理念来说,应该叫做排毒。”

“排毒?”

“对,排毒,或者说拔毒。”杜衡轻轻点头,“苗医理论认为,人生病是因为身体脏腑、经络中毒导致,那么只需要将毒素排出,病情也就会好转。

所以造成半边风,或者说半身不遂的气血郁结,就是发病的根本原因,那也就是‘体内之毒’。

那么要治疗半边风,除了滋养经脉,那还得把‘毒’排出去才行。”

在杜衡看来,不管医学上的技法多么的绚丽,归根到底是离不开根本法的,只要掌握了根本,那么方法就只是从这个根本上延伸出来的‘术’,是为这个‘根’来服务的工具。

比如现代医学,它的根本就是‘现代生物学’,所以现代医学下所诞生的种种治疗方法,就必须得在‘现代生物学’上找到落足点。

而中医的根本是阴阳五行,所以它的治疗技法,不管是汤药还是针灸推拿等其他方法,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延伸出来的‘术’,必须得用阴阳五行解释得通才行。

同样的,苗医也是一样,只要理解了根本,那么‘术’的施展细节虽然不知道,但是原理却能明白。

杜衡看曹源清不再追问,继而转头继续对着老汉说道,“黎师用了点刺,又用了拔火罐,这应该是算是一种外治的复合疗法。

但我认为,不论是点刺还是拔火罐,都只是表象,真正起到治疗作用的,应该是黎师那个小瓶子里的液体。

黎师,我说的对吗?”

老汉脸色不变,在鞋底上轻轻的磕掉烟灰之后,一边重新装填烟叶,一边轻声的说道,“那杜大夫就继续说说我那小瓶瓶吧。”

杜衡这会已经缓过神了,对于老汉的一些细微表情,他也能有所察觉。

这老汉说话的时候,虽然表现的很平静,看似有点漫不经心,但是眼神却有一点飘忽。

这就说明,杜衡刚才提到的小瓶瓶,才是老汉的命根子。

至于大大方方让杜衡他们看到的点刺穴位、拔罐的东西,都是没必要保密的东西。

杜衡深吸一口气,看着老汉缓缓说道,“刚才说了,黎师所用的方法,是为了刺激患者的筋脉,这种刺激必须是非常强烈的刺激才行,要不然已经形成内淤而麻痹无力的经脉是感受不到的。

而想用外治的方法来达到内治的效果,把‘毒’给拔出来、排出来,同样需要激烈强力的手段。

遵照苗医传统,及其从外治内这种疗法的特点,那么最好用,也是最符合常理的方法,就必然是‘以毒攻毒’。

结合黎师让楼医生处理染血卫生纸的情况,更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黎师所用的那些液体,是毒药,而且是剧毒之药。”

杜衡微微停顿,随后向老汉问道,“黎师,我说的对吗?”

老汉看了杜衡两秒,随后轻轻点头,但没有说话。

而杜衡也不在意这一点,在看到老汉点头之后,他便接着说道,“黎师治病救人的能力毋庸置疑,等我和尤主任再稍作了解之后,中医特许从业资格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但是因为黎师所用之法涉及到了剧毒药物,所以这个我必须要了解清楚,才能推进下一步的工作。”

话到这,其实已经很明显了,就是杜衡想要看看老汉的药液配方。

但是老汉突然哈哈一笑,再次夸奖了杜衡一通之后,开始左顾而言其他,和杜衡聊起了中医和苗医的深层次联系。

甚至聊的深入之后,老汉还主动的提起了自己的另一个技法:硫黄针法。

杜衡已经把弩药针法的原理搞明白了,那么硫黄针法就不再显得神秘,因为它们的原理肯定是相同的。

其中不同的,也只是一个针法用弩药,也就是自配的毒药;而另一个则是用硫黄润针。

同时在聊天的过程中,杜衡自己也是在思考弩药的特性。

他现在虽然还没拿到弩药的配方,也没有自己上手观察配好的弩药,但是根据自己推导出弩药的剧毒特性,再结合苗医从外治内的理念,那么他已经推断出,弩药针法的治疗范围,应该是各类风症,还有各种顽固性疾病,比如说风湿性关节炎、类风湿性关节炎等。

即便不能完全治愈,肯定也能起到很好的缓解作用。

而硫黄针法,听名字就知道用药肯定是硫黄了。

这里说的硫黄,不是大家常听常说的这个‘硫磺’。

硫黄,中药名,为自然元素类矿物自然硫,作用为解毒、补火助阳。

这个‘硫磺’,指的是是硫单质。

它们在中医的说法里,完全不能当成是一回事。

所以根据硫黄的特性,那么硫黄针法的作用范围,应该是就是针对寒、冷、湿所造成的疾病,比如风湿麻木、外伤肿痛等。

所以老汉不细说,杜衡自己也能推导出来。

而不管是弩药针法,还是后面说的硫黄针法,关键的地方在于用的什么药,用多少的药,选择穴位或者说是下针的地方,它们的标准是什么,另外则是每次下针多深算是合理。

当然,这些东西杜衡都不觊觎,他就想知道这个弩药有多毒,是不是符合药典规定的用量,或者说即便超出规定剂量,那能不能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接受范围内。

毕竟药典的制定,是在以西医为主的临床医学指导下弄出来的,某些药材或者适应症上,存在很多的不合理。

就拿现在的杜衡来说,如果真要拿药典说话,杜衡别说是保住执业资格了,怕是坐班房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而这样的情况,对于其他中医名家,也是一样的。

所以药典的规定,也是稍微可以突破一下的。

但是,也不能突破的太离谱。

而老汉手里的弩药,杜衡从搞明白其原理之后,心里就一直在打鼓,预感这东西可能会超过他的心理底线。

所以,要想用这东西搞定师承,不弄明白肯定是不行的。

而现在,杜衡也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之前的李教授突然要把苗医这一块扔出来了。

不是因为他懒,而是太麻烦,并且这个麻烦很大。

杜衡现在都已经能够想象的到,当自己拿着一份剧毒报告,给黎师定师承关系的时候,那场面会多么的吓人。

nnd,自己还是太年轻了,轻易就跳进了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的大坑里。

本站最新网址:www.ddxs.vip

如果你也喜欢网购,可先免费领取: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2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