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都市言情 > 这个医生不缺钱 > 1123 点刺+拔火罐

1123 点刺+拔火罐(第1页/共2页)

公告:服务器硬盘损坏造成数据丢失!请重新注册用户。造成不便,敬请谅解!

楼国章突然来这么一句,把身边的曹源清和老尤顿时给整的楞住了。

但惟独杜衡自己,在楼国章说完之后,他全身的肌肉悄悄的紧绷了一下。而他自己也意识到,自己不论是出于本心,还是因为早晨的梦魇影响,导致这一路上他对楼国章的态度,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改变。

不过他现在也不是毛毛糙糙的小伙子了,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后,便迅速的做出了调整。

“楼医生为什么这么问?”杜衡用带着诧异的眼神看向了楼国章,语气中更是有着浓浓的不解。

楼国章面色平静的看着杜衡,但是眉心却轻轻的皱了一下,“一路过来,咱们虽然大部分时间在骑车,但是每次休息的时候,我都感觉杜教授好像在刻意的远离我。

是不是因为我家里的事情。。。”

“老楼!”旁边的曹源清轻声呵斥,直接打断了楼国章后面的话,“你别胡思乱想了,我看是你心里有疙瘩想不开。

杜教授怎么会对你有意见,昨天杜教授还说了,要是有人冤枉你,他会联系更上面的人帮你出面。

你怎么能这么说杜教授,快道歉。”

楼国章沉默着看着杜衡,杜衡也是不解的眼神看着楼国章,对视的眼神没有出现丝毫的躲闪。

两秒钟后,楼国章忽然笑了一下,只是笑容看起来有点苦涩,“对不起杜教授,老曹说的没错,是我自己心里有疙瘩,总感觉谁看我都是带着一样的眼光。”

“没事,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正常人都会难以接受的。”

“谢谢杜教授体谅,咱们进去吧。”

楼国章道了歉,杜衡也顺势接受,一丝不和谐也就悄然消弭于无形。

几人面前说是门,其实也就是几根木头桩子,没有丝毫阻拦的作用,只是起到一个象征性的意义。

而这种现象,这一路走来非常的常见,甚至更多的家庭,连这种象征性的‘门’或者‘墙’都是没有的。

这种情况与金州农村就有着非常的区别。

在金州,或者说在整个西北,农村的家庭几乎家家都有院墙和大门,就算墙是土墙,门是两块薄薄的破木板,那也必须得有。

这风俗差异,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,让杜衡这个从小在西北长大的土包子,算是又多涨了一份见识。

穿过‘门’,靠着屋子的边缘向右一转,就算是进到了家里。

只是刚转过弯,一个黑影兜头砸了过来。

也就是走在前面的楼国章眼神好,停住脚步的同时,还往后稍稍的退了一步。

刚好就是这一步,躲开了飞来的黑影,随即便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一堆碎片瞬间在杜衡几人的脚边散开。

几人这才看清,刚才飞来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褐色罐子。

这是不欢迎他们,还是说单纯的凑巧了呢?

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罐子飞来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只见前方的门口处,倚靠着门框站着一个少年,精瘦!

头发略长,土黄色,油腻程度有点过重,丝丝缕缕的都快贴到头皮上了。

上身一件紧身半截袖t恤,下身则是黑色七分裤,嗯~~~也是紧身的,脚上则是一双拖鞋。

鬼火少年?!

而此时的小伙根本就没有看拐角处的杜衡几人,只是昂着下巴,眼神中满是倔强、挑衅,甚至是不屈的神色,看着院子中间,那个坐在小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抽烟锅的老汉。

老汉面朝屋门,面色平静而淡然,慢慢悠悠的吸着烟,翘着的二郎腿则是很有节奏的上-下-上-下。

淡然与激昂的冲突!

青春与暮年的对抗!

只是僵持了十几秒后,老汉依然淡定,而依靠在门口的少年,倔强依在,情绪却变得急躁。

又坚持了几秒,就在杜衡等人憋不住想要说话的时候,少年率先败下阵来,冷哼一声朝着杜衡等人走来,随即轻轻擦肩而过。

少年虽然率先认输,但是急速起伏的胸膛,却也能看得出,少年心中燃烧着一股火焰。

只是太过干瘦的身躯,好像并不能更好的传递他的愤怒。

杜衡几人很是不解,但是楼国章好像清楚发生了什么,在少年擦身而过的同时,他还对着少年笑了笑。

只是愤怒的少年并没有理会他。

而楼国章也不尴尬,少年过去之后,他便带上一丝的微笑朝前走了过去,随后和坐在院子中间的老汉聊了起来。

聊的什么杜衡听不懂,但是看着楼国章时不时指向他的手指,杜衡明白,他们应该是在聊自己。

交谈了没一分钟,老汉把手里的烟锅在鞋底上轻轻的敲了敲,随即站起身去屋里拿了几个小板凳出来。

“牙。。。哦,杜教授是吧,看着很年轻啊,多大了?”

几人小板凳上坐定,老汉重新拿出了烟袋,又开始往烟锅里添烟叶子,不经意间说出了一口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。

但,杜衡听懂了。

“黎师,我今年三十三了。您叫我小杜,或者叫我名字都可以,您叫我教授,我这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“哦,三十三啊,那还小。”老汉拿着打火机点着了烟锅,吧嗒吧嗒抽了两口后说道,“听国章说你也是大夫,而且水平非常高,那我叫你杜大夫吧。”

杜衡恭敬的点点头,“可以的黎师。”

老汉抽的是旱烟,那烟味让这几位不抽烟的人,着实有点受不住,但是老汉却根本就不管他们,而是一个劲儿的吞吞吐吐。

杜衡还好,自己大哥杜平之前就抽烟,他早就接受熏陶,后来在卫生院工作的时候,乡亲们来看病的时候,大部分也都是抽旱烟的,所以也是锻炼出来了。

但是老尤顶不住了。

作为一个精致的首都公务精英人士,哪遭受过这等烟熏火燎?

本站最新网址:www.ddxs.vip

如果你也喜欢网购,可先免费领取: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